GN

【死鬼】What do you think about me

1.Personality

  鬼怪看不惯地狱使者,他不喜欢地狱使者的品味,不喜欢他像在太平间一样睡觉,不喜欢他不近人情,不喜欢他面无表情。地狱使者也看不惯鬼怪,他不喜欢鬼怪的自以为是,不喜欢他无理取闹,不喜欢他刁钻刻薄,不喜欢他比自己能力强大。

  两人本就性格不合,却谁都没想过离开对方。

2.Eyes

  闲暇一日,鬼怪坐在椅子上看书,地狱使者坐在另一个椅子上看电视。翻过一页又一页,鬼怪已经看得入了神,全然不知道一旁的地狱使者在做什么,故而当地狱使者突然撑着椅子两边扶手,将他控在怀里时,鬼怪不仅吓得抖掉了手里的书往椅子里蜷缩,还差点让心脏从喉咙跳出来。

  “什…什么?”地狱使者还在一点点俯身逼近,带着令人琢磨不透的狡黠,看得鬼怪说话都没了底气。

  几番思考里鬼怪莫名想起了一句话,和一个人对视十秒,如果你们没有接吻,就证明你们不爱对方。

  恍然大悟般,鬼怪觉得地狱使者就是电视剧看多了想和他浪漫,于是自信如鬼怪,转而迎上目光直直望进对方眼里。

  地狱使者的眼睛很好看,像纯粹的黑曜石,深邃且静谧,但有时候这双眼睛也会沾染水汽,眼角绯红,另是一番味道。

  还沉溺于遐想中时两人的距离已经很近了,要控制着呼吸才不至于把热气都喷到对方脸上,鬼怪觉得时机到了,这个时候他应该按住地狱使者的后脑勺,剥夺对方嘴唇。

  正当他准备动手,身上的人却突然冒出一声冷哼,随即以嘲讽意味明显的语气开口。

  “果然,是大小眼啊。”

3.Hair

  金信将军那头自然尾卷的头发不算是柔顺,甚至可以说是有点毛毛躁躁,但不能说不好看,纯正的发色会透出浅浅的光泽,蓬松的样子引人联想到柔软手感。他几乎不会束起他的长发,在平日像是随性洒脱的侠者,在战场像是地狱里爬出的恶鬼。

  乌黑的发丝沾染过敌人的鲜血,也沾染过自己的鲜血,最后安静的和它主人一同躺在了深褐色的大地之上,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最终消失殆尽。

  但也不是全部融入了土地。

  上将军金信被抛尸的第四天,王黎就趁夜溜出了宫,一路跑一路摔,最终跪倒在已经狼狈不堪的尸体旁。不可一世的少年王伸出手,连指尖都在颤抖,怕引来路人,只敢哽咽着小声哭泣,泪珠砸在土里,也砸在金信的手背上,融开了一小片血污,忍耐里王黎咬破了嘴皮,鼻间和嘴里的血腥味让他犹如身处万劫不复的深渊。

  他带回了金信的一小撮头发,放在不起眼的小盒子里,宫里人不知道那是什么用途,却从不见其落灰。

4.Family

  “那是我最后一个战场,我必须死在那里。”

  在鬼怪归无的第六年,地狱使者独自一人在厨房准备午饭,不知道是因为哪个场景触动,他猛然想起当初和鬼怪并肩站在这里时对方说的话。翻动锅铲的动作停下,地狱使者突兀察觉到话语的意义,心脏剧烈的疼痛抑住他的喉咙,泪水在眼眶打转,顺着轮廓利落的下颚滑落。固执的将军从阶下看他的眼神,一起坐在桌前听对方说决定归于无,寒风刺骨的夜晚在屋顶化为红色灰烬飘散的身形,回忆无比清晰映在地狱使者的脑海。

  原来无论是九百年前,还是现在,你都没想过有一日会过上安稳的生活啊。


————————————————————————————

  感谢您阅读到这里。和上一篇是一样的问卷,下午等人的时候突然兴起就写了,文的水平实在堪忧,也觉得想表达的并没有好好表达出来,如果让您觉得不适,真诚地道歉。


评论(14)
热度(70)
©G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