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N

【死鬼】第一次约会

  赶在情人节末尾发一个小甜饼,因为赶时间所以结尾很仓促,剧情和文笔方面也诸多不足,先说一句抱歉啦

———————————————————————————

  鬼怪和地狱使者的交往刚刚过了几个月,两个年龄加起来足足一千多岁的人谈起恋爱却懵懵懂懂,接吻需要鼓足勇气,牵手需要提前准备,有时距离不自觉近到暧昧,又羞红了耳根互相开脱,常年与孤独同行的两人如今突然有了陪伴,确实难以在一时调整好状态,更何况对方还是同性。

  虽然平时总有摩擦,但两人的感情照样慢慢升着级,情人节的今天,鬼怪也准备做出一些壮举,让两人的关系直接跳级。他选了一套颜色柔和些的衣服,三两步走到地狱使者房门前,准备叩响木门,却又突然顿住,这是两人正式意义上的第一次约会,他不能就这样敲开门问他要不要和自己出去约会,这缺少浪漫,自己也说不出口。鬼怪在心里排演了各种各样的方式,甚至变出了一朵玫瑰花,一会儿叼在嘴里,一会儿拿在手上。正在鬼怪研究如何让自己的台词和这朵花完美契合之际,面前的门突然被打开,鬼怪几乎是调动了自己所有的反应力,才赶在地狱使者探出头来之前把花藏到了身后,同时他也没忘记斜斜靠在旁边的墙壁上——这是各种各样排演的动作之一,他觉得很酷,并且在事后夸奖自己在那种紧急状况下还能那么酷——眨了眨眼睛故作无所谓地向地狱使者发出邀请。

 

  “要…要不要一起出门。”

 

  地狱使者对情人节是不感兴趣的,他也只是无辜的出来拿一瓶酸奶,但是看着眼前这个装模作样的恋人,心头一软,还是应了下来,鬼怪顿时高兴得像九百岁的孩子,勉强才抑制住了声音里的激动,开口问到:

 

  “你想去哪儿?”

  “我不知道,不该是你想好了去哪里才会来找我出门的吗。”

 

  鬼怪被地狱使者问得一时语塞,自己确实没有提前想过之后要去哪里,去做些什么,只是觉得想和对方待在一起。

 

  “我…我这不是为你着想吗?你平时都去哪里约会?”

  “我没有约过会。”

  “这是值得骄傲的事吗?你是什么地狱使者,连会都没有约过!”

  “那就去你约会会去的地方吧。”

 

  一句“你以为我就约过会吗!”的怒吼几乎已经在鬼怪嘴边,但他强忍着咽回了肚子里,挥挥手让地狱使者赶紧去换好衣服,自己也趁这时候疯狂搜刮脑子里可以约会的项目。不知道地狱使者是有意还是无意,十分恰好的换了一套和鬼怪几乎是情侣色系的衣服,并且和鬼怪一样选择了高领毛衣加上长款风衣。鬼怪努力把视线从自家恋人身上收回,轻咳几声掩过心动,先行迈出步子打开了门。

 

  “走吧。”

 

   碍于地狱使者不能使用任意门,两个人只能从鬼怪宅子步行。二月的首尔依旧寒意逼人,呼吸时总萦绕着白色雾气,加之本就暗沉的天色,很难看到对方的神情,但本能的,鬼怪感觉到起风时地狱使者细微的颤抖,他开始找一些话题,聊聊地狱使者的工作,最近热播的电视剧,附近超市新进的酸奶种类,哪家牛排好吃,他也和使者提及他遇到过的趣事,沉寂的夜间逐渐染上了地狱使者低低的笑意,趁着气氛正好,鬼怪偷偷扣住对方的手,牵起塞进自己的衣服口袋里,果不其然,地狱使者的手几乎没有任何温度。

 

  “真是好冷啊阿使,就借你的手给我取一下暖。”

 

  地狱使者愣愣握着鬼怪温热的手,一边想着他怎么蠢到连个慌都撒不好,一边更靠近对方。

  两个人一起走了相当一段路程才到了稍微热闹些的街区,但怕冷的那方早已失去玩乐的兴致,他拽着鬼怪随便找了个咖啡厅,选了一个窗户附近的座位。在果汁和暖气的双重治愈下,地狱使者也恢复了一点精神,视线追随着街上甜蜜的男男女女,突然就起了捉弄鬼怪的趣味,他用有些低落的腔调开口:

 

  “原来你就是这样约会的,我明白你单身几百年的理由了。”

 

  鬼怪也确实觉得今天有失周到,让大把时间浪费在路途上不说,还让对方受了凉,正当他踌躇着道歉的话语,坐在对面的人缓缓倾向自己的方向,一个点到即止的吻也在下一秒落在了自己唇上,他还没有反应过来,眼眸怔怔看着对方。

 

  “这是给我的补偿。”

 

  他听见始作俑者如此说到。事实上地狱使者已经十分满足,他也同样只是想和对方待在一起,看着对方的眉眼就觉得每天都是情人节,一起吃饭看电视就觉得每天都是约会,不同的只是这个吻,它赋予了整个情人节意义。


评论(7)
热度(82)
©G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