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N

【死鬼】What would you do if

  这是因为看到一套问卷产生的脑洞,包含了金信x王黎、鬼怪x地狱使者、鬼怪x李赫、孔侑x李栋旭。一些长短不一的小段子,自娱自乐的产物,文笔幼稚,最后还说起了相声,人物没有很好的把握,如果这样也觉得没问题的话,就请继续看吧。


——————————————————————————————


1.I died——我逝去


  “不得有人替他收尸。”

  这是金信死前听到的最后一句话,也是王黎漫长一生里爱情的开始与终结。

 

2.I hugged you——我拥抱你


  “没有化成尘埃,随风飘散。”

  原本要转身离去的鬼怪顿住脚步,他转头重新投过去视线,看见地狱使者脸上难掩的情绪,和透澈眼底含着的泪水。再没有片刻犹豫,鬼怪几乎是冲了过去,赶在那个哭包落泪前把他拥在怀里,控制不住的收拢臂膀,贪婪吸食地狱使者颈边的空气,就好像这样才能感受自己还活着。

 

3.I live next door to you——我们是邻居


  孔侑在一周前换了住所,一个不起眼的公寓,但是采光正好,今天也终于打理好一切,可以拎包入住。

  等收拾好行李,天色已经暗了,孔侑犹豫了一会儿,还是决定出门吃饭。刚刚关上身后的门,正对孔侑新家的那扇门突然打开,他吓了一跳,手握着门把差点又开门回去,但当看到对面冒出来的脑袋时,孔侑吓得楞在了原地。

  “哥?”

  这实在是太巧了,巧过头了,和李栋旭之间发生的种种都巧合得像影视作品,都巧合得让孔侑不由自主的在意他,想要和他靠近,再靠近一点。

  “栋…栋旭xi,你…”

  “我住在这里来着,哥是…!?”

  “我也刚刚搬过来。”

  一阵抑制不住的笑散开在走廊,等聊过了那股不可思议的劲儿,孔侑也顺理成章被邀请到了李栋旭家里吃晚饭。关上门,看着孔侑四处打量最后又乖乖坐在桌前,李栋旭忍不住感叹了一句他的哥怎么就那么好骗。实际上他也因为某种原因刚搬来不久,这根本不是什么巧合,而是他精心的策划,为了让孔侑踏进这个家门以后,再也不想出去。


4.You found out I was married——你发现我已婚嫁


  孔侑的朋友圈不算很大,尽管因为性格常常和很多人看起来亲近,但大多都是出于礼貌,鲜少有真正能引起他注意和重视的人。所以在从邮筒里翻到那一封邀请函时,立刻就把熟悉的笔迹和记忆里的面容重合起来。

  这是鬼怪拍摄结束的第三年,期间他少有和李栋旭进行不必要的私下联系,一是没有理由,二是害怕心底那丝丝缕缕的莫名情愫扎根生长。两个人就连这样的事上也不谋而合,谁都没有阻止这刻意的疏离,导致此刻,孔侑拆开信封,看见精美卡纸上写着的“希望您能出席我的婚礼”几个字也毫无反应,只是恍惚间觉得嘴里有点苦涩。

  孔侑还是去了,在邀请函上写的时间,去到了邀请函上的地点。

  那是一个偏僻的小教堂,孔侑开着车绕在乡间小路上几乎迷路。下了车,周围一个人影都没有,孔侑心想该不会是提前开始了,赶紧三两步走到教堂门口,略略确认了一下自己的着装端庄,才轻轻拉开了面前的木门。

  这一回让孔侑彻底懵了。

  教堂里也没有人,当然,除去那个一身洁白无瑕的李栋旭。不等孔侑发问,站在通道尽头的李栋旭先出声,富有磁性的嗓音道出足够迷惑孔侑一生的话语。

  “哥。”

  “想了三年,我果然是想和你结婚。”


5.I stole something——我是盗贼


  很少有人能体会到李赫现在的懊恼,因为不是每个人都能遇见一个那么无理取闹鬼怪,能在他工作本来就忙时变走一仓库金条然后跑到警局自首,还带着“你工作太忙,我太想你”这种让人无法拒绝的理由。


6.I was hospitalized——我不幸住院


  鬼怪和地狱使者吵架了,因为嘲笑地狱使者的睡姿,而后者又因为工作压力缺少睡眠烦躁不已,随便吼了两句,战火就在两人间燃起,一发不可收拾。

  最后鬼怪摔门而出,但十几秒后他就后悔了。这件事是他不对在先,自己恋人工作那么辛苦,确实应该温柔宠着。鬼怪想到这儿有点犹豫也有点懊恼,他是一个很有责任感的人,如果错在他,肯定会立刻就去道歉,可现在自己砸了门出来,又那么快回去,岂不是搬石头砸自己的脚,以后又要被对方说成笑柄。

  再想想,鬼怪不过是顺口说了一句,那个暴躁的地狱使者居然就凶了起来,也是不可理喻,另外,地狱使者经常因为工作忽视鬼怪,如今还三两句都说不得了,难道谁还不是小公主咋的?

  一番活跃的心理活动之后,鬼怪是又理直气壮又心惊胆战,越想越乱,便姑且决定今晚不回去。

  之后又是怎么和好的呢?

  鬼怪不久后去医院挂了个号,重症监护室。

  医院是什么地方?地狱使者出没最多的地方,每天路过那里的使者多了,流言蜚语也就多了,不用多时就炸开在同行之间,以至于鬼怪家的地狱使者现在例行坐在医院长椅上等着名册都不安生。

  “鬼怪也会生病的啊?”

  “鬼怪能生什么病,他也算个半神了,真是…”

  “该不会是为我们前辈病了吧。”

  地狱使者听到这里立刻朝声音发出的方向投过去一记眼刀,周围顿时回归了往日平静。等到那些后辈散去,地狱使者也微不可闻地叹息,拿那个鬼怪没办法。按了按头上帽子,一转身便虚化到了传说中的“鬼怪病房”前,躺在床上的人显然是感受到他的到来,悄悄睁开一只眼睛去看他。

  “走吧,不讲道理的鬼怪。”

  “没有你家里太冷了。”


7.I refused to leave my home——我只想在家宅着


  地狱使者没有工作的时候是很少的,比如今晚。难得拿到了半天休假,他当然是选择拿上三两瓶酸奶和蔬果汁,舒舒服服窝在沙发里看电视。

  没过多久鬼怪也打开门从房间里出来,双手插在兜里,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落座地狱使者旁边。那双贴在电视机上的眼睛连瞥都没有瞥他一眼,而他甚至在出来之前考虑了二十分钟自己穿什么合适。

  不甘心的鬼怪只好假意伸了个懒腰,坐姿变得懒散,也更贴近地狱使者,长长的手臂落在那人身后的靠枕上,见对方还是没有反应,鬼怪便大胆的直接搂了上去,把两具身体靠在一起。地狱使者不耐烦着皱了皱眉,伸手去拿酸奶吸了一口压压惊,哪知一肚子心思的鬼怪也紧跟其后拿起那瓶酸奶,就着他喝过的吸管吸溜一口。

  “你!那是我的!”

  “现在也有我的一半了。”

  地狱使者转过去看着那张若无其事理所当然的脸觉得更怒,鬼怪看着他恼怒又拿他无可奈何的模样倒是更觉欢喜,还咬着吸管再多喝了几口。

  难得的假日,地狱使者不想把时间和心情浪费在和幼稚的鬼怪吵架上,就由他去了。但鬼怪今天似乎突然对酸奶和蔬果汁爱得不行,每一瓶都要拿着吸溜一遍,没多久那些为电视剧准备的东西就全成了空盒。

  地狱使者是真的恼了,正要发作,就被因为喝光了东西而嘴闲的鬼怪吻住,在这个吻之后,他了解到鬼怪今天不止是对酸奶和蔬果汁很狂热。


————————————————————————————

感谢您读到这里!


评论(18)
热度(72)
©GN | Powered by LOFTER